非转基因old陈皮糖

是长弧渣写手orange。φ(._.)
会摸图混更。∠( ᐛ 」∠)_
世界的博爱党。(´°ᗜ°)
近期雷安雷和米英沉迷中。(ノ)`ω´(ヾ) ​​​
所以aph和凹凸是心头肉。( -`ω-)✧
高一大概周末尝试挣扎更文。

[安雷向]流光 短打 安哥人鱼梗

是我和我最后的倔强。
是开学前最后的挣扎。
码的草率而且量少。不要介意了我就想赶紧完结。
准备被我草率的文风辣眼吧哈哈哈

[3]
雷狮海盗团是最近兴起的一个臭名昭著的组织。据说横行霸道无恶不作,最近还招惹起了人鱼。

接到去清理海盗团这个任务时本来安迷修犹豫了一下,他不喜欢伤害和自己无冤无仇的人,但是最后还是抵不过公主殿下亲自的请求,带了一批小人鱼出发了。
安迷修并不是很想和人类过多接触。骑士长擅长的是速战速决,所以他也没有料到自己会在冲出去的一刹那犹豫。

是那双紫色眼睛,使他的双剑颤抖了一下。

就是那么一下的松懈,海盗头子抓住了机会下令开炮,醒过来的水手们愤怒地攻击,人鱼被迫停止歌声,一下子打乱了安迷修这边的节奏。
安迷修心中暗叫不好,于是冲起来打算擒贼先擒王。没想到那个船长也不是吃素的料,几番搏斗间,竟死死的掐住了他的脖子。

这是安迷修鱼生第二次感到了快要窒息的感觉。

显然海盗头子力道不小,就在安迷修开始在心里向师傅忏悔起来的时候。海盗却做出了一个让他有点不理解的举动,他扯开了自己常年缠在手上的绷带,然后被绷带上有点模糊的绣字吸引,低下头去仔细看了看…

于是安迷修有幸目睹了海盗眼神从残暴一下变得迷茫,突然又狠厉起来的全过程。

海盗自报了家名后,手劲儿一松,安迷修又被重新砸回到了海面上。

虽然从前的安迷修是不怎么招人喜欢,但是现在他毕竟是这片海域他们拥有的最强战力,就这么被差点掐死,人鱼们断然不敢继续挑衅海盗的耐心了。簇拥自家骑士长赶紧撤退,才是他们明智的选择。

人鱼撤退得很快,海盗们打算追上去的时候突然看到老大难得的从甲板上走回了船舱里。

“大哥?”
“走,放他们一马,这种妖怪看久了,恶心到我了。”

海盗团长眼底有什么看不清的颜色,卡米尔觉得自己最好还是不要乱猜。

雷狮没想到自己寻找了多年的梦魇居然自己找上了门。

多年前的小皇子至今忘怀不了那种透彻的恐惧,船体支离破碎的时候,他命令自己跳下海去,却忘了尊养处优的自己不会游泳的现实。海水从四面八方来吞噬他的时候,根本无力反抗。
肺里灼烧的痛楚,四肢脱力的疲惫,让他慢慢失去了知觉…
失去意识前几秒耳边一直有奇怪的轰鸣,然后一双手接住了他,温柔却并不温暖。只是把他从要命的黑暗里举起,太过的惊吓让小皇子睁开了眼,记住了他这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情境。
海水是冰凉的湛蓝,眼前人的眼睛里却有着绿色的生机,倒映着他隐隐约约的紫色瞳孔,流动的光线勾勒出柔和的五官和表情,不是那么惊艳却令人安心。
若不是窒息感让他在被举出海面后咳到脱力,

若不是被发现在海岸上时卫兵那冷漠的表情,

若不是混乱王室里后来发生的那一系列令人作呕的事…

小皇子说不定很愿意再多欣赏欣赏这般美景,而不是把他当做梦魇缠绕这几十年。每次遇到人鱼都产生想要杀戮的颤抖。

雷狮打量着湿旧的绷带。嘴角微笑褪了下去。

他曾幻想过重逢这般美景,接着他便失去了太多想要把他打捞起来的兴趣。

回忆只是让他感到无比痛苦和无力,海盗头子不该这样,他雷狮,胸口装的应该只有仇恨和贪婪,除了对待卡米尔,他唯一的弟弟以外,他讨厌在任何人面前露出笑容。
但是他今天不由自主的笑了,笑得颇有深意。
那个人鱼不解的样子就是让他感到了久违的可笑,就像那个一直被保存的好好的“布伦达”的名字一样好笑。

这样一个耻辱的代号,居然在被废除多年后在这海中央看到,真是太神奇了,这是哪个艹/蛋的天父的安排啊。哈哈哈。
雷狮随手把布条扔进壁炉里,火焰让他感到了一丝毁灭的快感。
这么多年的孤身一人,慢慢创建海盗团,慢慢成为恶名远扬的海盗团长,雷狮都是一个人走得爽快自在。
他喜欢现炒现卖的海盗机会主义,回忆过去是弱者才喜欢干的无聊事。

所以那个被唤作安迷修的人鱼激起的不过是他久违的作恶心理而已。

对,

他不是布伦达,所以他否认安迷修对小皇子一直存有的那份惦念。
他厌恶布伦达,所以他也讨厌安迷修的那一副正义凛然的嘴脸。

人鱼骑士嘛…

指不定哪一天就会被恶人恩将仇报哦。

雷狮又笑了出来。

安迷修很懵逼,这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觉得战斗简直像一个笑话。而且觉得好笑的人还不是他自己。
感谢完了其他人鱼关心的好意后,他一条鱼就呆在房间里郁闷。

为什么海盗夺走了他的绷带还放下一句狠话?

什么叫“这个国家里只有雷狮。”?

难不成安迷修当年救下的那个小孩子已经没了吗?

他又回忆起那双作孽的眼睛,跟小孩子的那对一样,都是漂亮的紫色,但是又不一样,今天遇见的那个穷凶极恶的人,眼睛里粘的都是凶狠和戾气,分明和他记忆里的星辰不一。而且雷狮说起来的态度简直咬牙切齿,笑得也可怕极了。

难不成,这个叫雷狮的海盗害死了那个小孩吗?

安迷修觉得自己思考得混乱,气头却止不住的往心上涌。

右手失去了熟悉的包附感,他很不习惯,再加上今天被掐的脖子留下的伤痕还明显,安迷修觉得拿起冷热流都特别想砍人。

果然人类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果然就和人类接触就是烦躁。
骑士难得的发起了脾气,把头发揉的乱成一坨

叫雷狮是吧。

下次碰到,一定要讨伐那个恶党。洗刷今日的耻辱。

他在心里暗暗发誓。



tbc。
我好快乐,因为我要开学了…
我是一只快乐的高一狗,我爱安哥雷总(遗言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