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zi&Alan

是长弧渣写手彦子。φ(._.)
会摸图混更。∠( ᐛ 」∠)_
世界的博爱党。(´°ᗜ°)
近期雷安雷和米英沉迷中。(ノ)`ω´(ヾ) ​​​
所以aph和凹凸是心头肉。( -`ω-)✧
高一大概周末尝试挣扎更文。

老虎机给你疯狂打call~૧(●´৺`●)૭~
啊就是那个,笑得我乱窜到人家班上去捶黑板…是罪魁祸首(女装大佬蒙蔽了我的双眼)

闲鱼:

把最近在学校的鱼都放出来,学生党伤不起

p1我画了三天是给我家老虎机的特工pa瑞金

剩下就是杂七杂八的鱼

哦是我可爱的芦荟胶,是朕画的生贺朕一定要转一下

闲鱼:

剩下的几个

p2是我凑不要脸骗来的生贺应该是安雷吧

最近摸鱼图,比较满意一张,我是一个被学习耽误了的cp脑

[安雷]流光 短打向 安哥人鱼梗

ooc属于我,果然还是不会谈恋爱。

很奇怪,

安迷修觉得自己很奇怪。

自从那天在海滩上抱了一下那个海盗过后自己就很奇怪。
再不愿靠近海滩,
再不能好好睡一会,
脑海里不时会出现紫色的光影。

就像病了一样,一向精神饱满的骑士长居然顶上了黑眼圈,甚至在巡逻的时候恍惚了起来。

怕不是中了什么魔咒。

隔壁的魔女小姐都笑咱们安骑士是缓存的青春期终于姗姗来迟了,所以才终日惶惶。

每一个失眠的夜晚,安迷修都想浮上水面去看星星。

为什么要浮到水面上去。

一方面在水里看这些发亮的天体是模糊不清的。

另一方面他怀念人类呼吸的空气。

水底一颗颗星星像是被什么薄膜封得死死的,艰难的呼吸着,看得安迷修忍不住冲破水面,那样的光辉就明朗清晰了起来,在半空炸裂开,深深镶进头顶的另一片大海。

他突然想起去世的师傅,安迷修不相信人鱼是有灵魂的。

因为灵魂应该是自由飘忽的东西。

而他们的灵魂注定被围在这片海里,就算死去,也是在头顶那片海里碰撞碎裂,看起来死得其所,残存的星辉却反而扎人得心里难受。

被这片自由自在囚禁,安迷修以前是没有这么觉得的。
他不明白海盗为何要自愿闯进这样一个囚笼里,安迷修没有对那种闪闪发亮的珠宝感兴趣的意向,他想自己一直在寻求的可能只是一个灵魂,可能不需要多璀璨,只要明亮温暖就好。

要那样一个流动着光亮的灵魂。

那样一个星星般的灵魂。

他要得不多。

这样理想的灵魂在骑士的生命中只闪现过两次,一次是在举起布伦达的时候,一次是在托起雷狮的时候。而这两人的那种紫色眼眸,似乎就是他世界里虚无缥缈的光的所在。

安迷修想去见见海盗。

他在黎明的时候找到了海盗停靠的海岸。远远的就瞅见了雷狮在船头坐着,两根雪白的头巾带子在早潮的风中一上一下。
等游近了,安迷修发现上一次他想去抱抱雷狮的时候,雷狮也是这么坐着的。
双腿放在胸口前面,双手也枕在胸前。像是什么缺乏安全感的大型猫科动物。
这一次甚至还睡着了。
人鱼浮出水面,从海浪里裸露出自己的双腿,开始笨拙的攀登船体。

安迷修是昨晚才发现自己可以幻化出双腿的,当他离海岸越来越近的时候,鱼尾似乎就灼痛了起来,到了不能游的地方,他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尾巴开始退化,尾部反倒长出人类一样笔直的双腿出来。
安迷修开始吓得不行,毕竟自己从小看到的藏书阁里那些古老的文献,记载的无一不是私自幻化双腿登陆的那些人鱼的悲惨的下场。骑士长甚至拔出来双剑想要砍掉自己的腿,但是大腿绽出一朵血花的时候他还是痛得选择了放弃。简单包扎好大腿后安迷修就这么绝望的用自己毫不熟知的四肢向海滩游去。

还好,

安迷修觉得自己还是比那位化作泡沫的前辈幸运不少。

他至少还能准确无差的喊出雷狮的名字,
并且雷狮也不是哪个非要招婚的王子。

这么一想,这双腿说不定是什么神的恩赐,是专门用来肯定骑士忠贞不渝的感情的。

一定是这样的,不然安迷修对这四肢的运用自如,就更不可思议了。
他慢慢的爬上甲板,海盗船停在怪石嶙峋的海滩旁,一般人是不会无聊到到这儿来散步的,所以整艘船异常的警戒低下,跟那天在暴风雨里招摇的死神之帆不同,简直可以说是画风安静又祥和。
而这艘船的主人,也得安迷修要找的人正坐在船的最前头。
像是为了等待星辰落下,或是为了欣赏黎明升起,雷狮熟睡的脸就这么直直的对着前方,睫毛在晨辉里闪闪发亮。安迷修就这么看着他,觉得自己这几十年怕是都为了为这个人类相遇而奋斗的。

古籍里说,人鱼是不能和人类接触的。

但是他救了布伦达。

古籍里说,人鱼是不能和人类交流的。

但是他拥抱了雷狮。

古籍里没有记载人鱼是不是能爱上人类。

但是他现在就很想吻一下自己面前这个人类。
于是他就这么做了。

雷狮睁开眼睛的一刹那。
是安迷修鱼生第三次窒息

tbc

感觉这篇快要码成长篇,文笔太烂,剧情也草率。嗯就当试水吧。接下来想码一个长篇,会认真理大纲的那种,估计周更。
是叫《白日喧哗》雷安雷向,安哥指挥官,雷总飞行员。角色死亡有,雷卡亲情向有。
在这里说一下如果有评论我下星期就开始更。

在想一个新文,白日喧哗,可能含有雷卡亲情向
放个摸鱼图占tag

[安雷]流光 短打 安哥人鱼梗

周末码文使我快乐。肾宝陪我到天明。

有些事情你不必懂也不必说想太多。
就像安迷修拥抱了雷狮后他们无言以对的分开然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一样。
大多数时候感情来得理所当然又令人头脑空白。
所以骑士没有伸手拂去海盗眼边的泪珠,所以海盗也没有注意到骑士发红的脸颊。

拒绝思考。

在心里默默又认定了一边对方仇人的地位,然后生活照常,日子照过。

雷狮海盗团在岸边停靠的时间不能超过一个月的,雷狮向来不喜欢在这片熟悉到恶心的土地上停留太多时间,所以他此刻正是一天比一天焦灼的等着卡米尔的归来。
隔壁停靠的商队已经就雷狮那引人注目的长相开始议论起了他,这不是什么好现象,雷王皇族的全家福曾贴遍了这个王国的大街小巷。雷狮要是不带起头巾,不竖起高高的领口,随随便便哪个资历老一点的水手可能就会猜疑他的身份,引起不必要的骚乱。
卡米尔办事一向雷狮放心,但是这一次一去多天没有迹象,再怎么放心雷狮也开始不免紧张了起来。他整日跑到海滩边踱来踱去,不说话,但是心里却在默默的呼唤谁赶紧出现打破这日复一日难耐的宁静。潮水吞吐着雷狮一浪比一浪高的情绪,却迟迟不冲上那块礁石,卡米尔迟迟不归,连可以陪他打架泄愤的人鱼也消失不见。雷狮前所未有的不爽,无聊到把沙滩上涨潮爬上来的寄居蟹一只一只踹回海里。
终于在一天深夜,佩利早早的被帕洛斯领去睡了,雷狮一个人坐在船舱里喝闷酒,心里还在盘算着他该如何去城镇附近探一探而又不放心把船交给帕洛斯-那个骗徒时隐时现的微笑是一大安全隐患。
正这么想着,就听到踏板被放下的声音。雷狮下意识去摸搁在椅子上的匕首,却听到重重的喘息声,还有颤颤的呼唤声,雷狮再聋也能听出是自己弟弟的声音。他于是丢掉武器打开房门去迎接卡米尔。
少年的影子在楼梯上晃荡,雷狮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了手去扶他。但是还没碰到身体,雷狮的指甲便率先感觉到了血的温热触感,卡米尔紧拽着腹部的布料,大口呼吸着,在黑夜里的瞳孔模糊不清。
他的嘴角张了张,作出了“大哥…”的口型,但本人却在雷狮听到声音之前,失去了支撑点一般,整个垮倒在了楼梯上。

雷王城怕是出了内乱。

写不出雷总万分之一的好我要疯了

cp雷安雷向就好,米英也行@,有点想玩

木拾槿:

最近没什么灵感

来玩这个吧

我想在暑假最后的几天里

高产一下

cp安雷only

就看看有没有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