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转基因old陈皮糖

是长弧渣写手orange。φ(._.)
会摸图混更。∠( ᐛ 」∠)_
世界的博爱党。(´°ᗜ°)
近期雷安雷和米英沉迷中。(ノ)`ω´(ヾ) ​​​
所以aph和凹凸是心头肉。( -`ω-)✧
高一大概周末尝试挣扎更文。

[安雷向]流光 短打 安哥人鱼梗

是的我是新人彦子 是博爱党
特别喜欢这个梗所以就…不要嫌弃。
我啊文风特别啰嗦特别渣。
话不多说。放个片段试水。

安雷向,是短打。就好了

人鱼安x海盗雷

[1]
总会有那么一个人
你会看到,他的头发被海风卷起

你会闻到,他的呼吸从波涛间穿过

你听得到,他的心跳从遥远的另一世界传来

你看得到,流光溢彩在他的躯壳里飞舞,将生命映照得如此美丽。

安迷修见过这个人。

客船从港湾起航时,海是很平静的。微醺的夕阳在安迷修翠蓝色的眼睛里忽隐忽现,他从浮动着的海波里探出脑袋眺望人类们的港口。客船乘着着轻快的脚步出发了。雪白的帆布,光洁的船体无一不显示着它的骄傲华美,不可一世。
人类总是幻想征服这世上的一切,他们吹嘘着自己的强大,并渴望浩大的声势能将这鼓鼓囊囊的幻想用自满填充成实体。
所以,人类一直都是疯狂的,邪恶的,愚蠢到毫不讲理的物种。从小师傅就是这么告诉安迷修的。看到这船上花天酒地的一幕,安迷修再一次赞同师傅的观点。
恍惚间夕阳已逝。安迷修听到师傅远远的呼唤声,才恋恋不舍地从海平面撤下来。
是的,人类喋喋不休,人类污浊不堪,说得不能更对。
但是,在这千篇一律的蔚蓝里,那片灯红酒绿的斑斓世界是唯一的奇异色彩,令人那么好奇,那么神往。
尽管他已经成长为一名优秀的骑士备选人了,师傅还是不愿他多在海面上多待一秒钟。
安迷修只好无奈又无力地同意师傅的意见,毕竟成年的人鱼骑士学会脱离水面作战是可有可无的,于是抬头的每一次,安迷修都会格外珍惜这流水一般的夕阳,以及它所掩盖着的,那片若隐若现的神奇世界。
大概只有天父知道安迷修对它的向往。因为只有天父夹紧了狂风的逼近。而遥远的客船毫不知情,依旧自得其乐的晃晃悠悠,不紧不慢。
海是神秘莫测的,夕阳下场后的幕布漆黑一片,甚至也繁星也不愿赏脸。
船长在打完一个哈欠后干下了今天最后的一杯朗姆酒。他心情很好,这是皇室第五次雇佣他们的船队了。再这么下去,船长盘算着,说不定他可以获邀去一次宫廷舞会,混得一官半职,顺利的话他过不了多久就能完全拜托海上这种颠簸的生活了。想得开心,整个人也忍不住沉醉。船长随着船载音响里的音乐摇头晃脑。船长下令让船员们休息,每个人去喝杯解乏的酒,于是众人
皆载歌载舞,在这座海上城堡尽情欢歌。

危险正在靠近,无人留意。

船舱发出爆炸声时,宴会正好达到高潮,像是助兴的礼炮般,它毫无疑问赢得了尖叫。
三皇子殿下从他的房间被惊醒,他吃惊地看着瓷制烛台从桌子上滑下去,随即打开门时,他发现整艘船正以惊人的角度倾斜着,海水才脚下涌来,提醒他船体还在下沉。
人群从四面八方涌出来,在繁华的序曲后,主旋律是如此混乱不堪。贵妇们撕扯着头发掂着脚尖四处乱窜,仆人慌乱的抱着各式东西站着发抖…在混乱中救生艇被放下,船长从威士忌中缓过劲儿来,扯着嗓子安排人上船。
皇子扯着自己的皇袍开始往救生艇的方向移动。
“大人、夫人、小姐、先生…”皆不知所踪,人们在疯狂的洪流里开始呼喊着一个个被遗忘的名字。
没有人呼唤他的名字,

雷狮。雷狮。雷狮。

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这年幼的皇子

…雷狮。雷狮。

他念叨着自己的名字,虽然这简单的两个字根本无法给他带来更多勇气,但他不敢停下,海潮在他的下方咆哮。雷狮在这些人们当中抓着扶手缓慢地前进着。
终于,他看到有人在转角处等着他,一个忠诚的老仆,灰色的眼眶深深凹陷进去,他颤颤巍巍的开口:

“三皇子殿下…”

下半句话被吞没在新的爆炸声里,雷狮紫色双眼里的恐惧差点倾泻而出。

海上宫殿的外墙轰然倒塌,再没有过多的爆炸声,它只是尽职尽责地要把这片喧哗蚕食殆尽。
救生艇在波涛里沉沉浮浮看起来并不可靠,雷狮在倾斜得可怕的甲板上犹豫了一下,他看见老仆在艇上拼命向他挥手,下一秒便被咆哮的海浪拍进了怀抱。
救生艇一下子被掀翻,满满的一船人在墨色深渊里挣扎,很快就化作一个个小点消失了。雷狮甚至没有倒吸一口气的时间,他听见可怕的悲鸣从脚下传来,于是他倒头拼命向翘起的船头跑去。

怎样都好,不要掉进水里,不要被淹没…

小孩子用尽力气跑到边缘,海水立即兴奋的抓住他的脚踝,要把他往下拽。雷狮回头才发现自己的皇袍早已不知所踪,于是他终于失去了最后的依靠。接着雷王星的三皇子做了他这一生首次关乎存亡的命令,

他抱住离自己最近的一条浮木,命令自己:

跳下去。

安迷修听到那阵巨响的时候才刚刚潜回海底,突如其来的悲鸣震起了脚底的浮沙。
他下意识就要游上海面看看,但是师傅的呼唤更急切地传来,自然不敢怠慢。
安迷修游回驻地,师傅意外的没有责怪他的缓慢,只是告诉安迷修这段时间自己有一点事要去做,可能离开一段时间,他嘱咐安迷修好好谨记骑士道,然后就一摇尾巴离开了驻地。
师傅走后安迷修休息了一会儿,驻地的年轻人鱼们好像在交谈什么,安迷修从未妄想成为他们中的一员。早上见到的那艘船的影子在心里晃来晃去,没有多久,安迷修还是决定去看一看。
游到那片海域附近安迷修已经闻到一股恶心的血腥味,他犹豫了一下,沉船就在眼前………

嗯……未完待续吧。

评论(8)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