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转基因old陈皮糖

是长弧渣写手orange。φ(._.)
会摸图混更。∠( ᐛ 」∠)_
世界的博爱党。(´°ᗜ°)
近期雷安雷和米英沉迷中。(ノ)`ω´(ヾ) ​​​
所以aph和凹凸是心头肉。( -`ω-)✧
高一大概周末尝试挣扎更文。

[安雷]流光 短打 安哥人鱼梗

周末码文使我快乐。肾宝陪我到天明。

有些事情你不必懂也不必说想太多。
就像安迷修拥抱了雷狮后他们无言以对的分开然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一样。
大多数时候感情来得理所当然又令人头脑空白。
所以骑士没有伸手拂去海盗眼边的泪珠,所以海盗也没有注意到骑士发红的脸颊。

拒绝思考。

在心里默默又认定了一边对方仇人的地位,然后生活照常,日子照过。

雷狮海盗团在岸边停靠的时间不能超过一个月的,雷狮向来不喜欢在这片熟悉到恶心的土地上停留太多时间,所以他此刻正是一天比一天焦灼的等着卡米尔的归来。
隔壁停靠的商队已经就雷狮那引人注目的长相开始议论起了他,这不是什么好现象,雷王皇族的全家福曾贴遍了这个王国的大街小巷。雷狮要是不带起头巾,不竖起高高的领口,随随便便哪个资历老一点的水手可能就会猜疑他的身份,引起不必要的骚乱。
卡米尔办事一向雷狮放心,但是这一次一去多天没有迹象,再怎么放心雷狮也开始不免紧张了起来。他整日跑到海滩边踱来踱去,不说话,但是心里却在默默的呼唤谁赶紧出现打破这日复一日难耐的宁静。潮水吞吐着雷狮一浪比一浪高的情绪,却迟迟不冲上那块礁石,卡米尔迟迟不归,连可以陪他打架泄愤的人鱼也消失不见。雷狮前所未有的不爽,无聊到把沙滩上涨潮爬上来的寄居蟹一只一只踹回海里。
终于在一天深夜,佩利早早的被帕洛斯领去睡了,雷狮一个人坐在船舱里喝闷酒,心里还在盘算着他该如何去城镇附近探一探而又不放心把船交给帕洛斯-那个骗徒时隐时现的微笑是一大安全隐患。
正这么想着,就听到踏板被放下的声音。雷狮下意识去摸搁在椅子上的匕首,却听到重重的喘息声,还有颤颤的呼唤声,雷狮再聋也能听出是自己弟弟的声音。他于是丢掉武器打开房门去迎接卡米尔。
少年的影子在楼梯上晃荡,雷狮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了手去扶他。但是还没碰到身体,雷狮的指甲便率先感觉到了血的温热触感,卡米尔紧拽着腹部的布料,大口呼吸着,在黑夜里的瞳孔模糊不清。
他的嘴角张了张,作出了“大哥…”的口型,但本人却在雷狮听到声音之前,失去了支撑点一般,整个垮倒在了楼梯上。

雷王城怕是出了内乱。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