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转基因old陈皮糖

是长弧渣写手orange。φ(._.)
会摸图混更。∠( ᐛ 」∠)_
世界的博爱党。(´°ᗜ°)
近期雷安雷和米英沉迷中。(ノ)`ω´(ヾ) ​​​
所以aph和凹凸是心头肉。( -`ω-)✧
高一大概周末尝试挣扎更文。

[安雷向] 流光 短打 安哥人鱼梗


人鱼安x海盗雷

[2]

所以下一秒他还是游过去了。

骑士看见被扯断的人类胳膊,看见浮起的沉船碎片,四分五裂的内脏。船体被爆炸和海浪拍得四分五裂。
一些小鱼围在一旁,他们不畏惧安迷修这样的人鱼,已经开始自顾自的清理海面。
作为一条长期生活在没有人类的洁净海域的人鱼,在混杂着血腥味的海水里呼吸让安迷修感到想吐。他知道,大海是不会做这种事的,大海只会抹去一切污秽的东西。
造成这污秽的,只有人类本身,只是血肉勾勒出了他们罪恶的相貌而已。

安迷修感到无趣又厌恶,游上海面透气,准备离开。

突然一声细小的咳嗽声从一小部分船体残骸背后传来,然后是水扑腾的声音……

有声音在喊着什么,

他迅速朝声音的方向游去。

是一个小孩子,皱着紧紧的眉头,四肢挥舞了几下就被拉入了海水中,沉了下去。

安迷修注意到那是个人类孩子,但是犹豫的时间已经没有了,他的好奇使他冲了过去,重新在沾染血污的海水里找到那个孩子的脸。

那张脸看起来稚嫩又脆弱,但是却紧紧的绷着,连眼睛也不愿意睁开,好像在做什么想象中的激烈反抗,安迷修就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安迷修打量着这个孩子,觉得人类很神奇…

你看啊…

他们有双脚,有紧皱的脸庞,有制造客船的力量,有自相残杀的传统,有在水里不能呼吸的体质,有……

漂亮的,镜面一样的眼睛…

海上的夜安迷修见过无数次,这次却有什么不一样,这巨大的海面成了一块宝石,躲藏在海面之下的璀璨总算被孩子的眼睛揪了出来。
安迷修清清楚楚的看见头顶上浮起的紫色星云映在了眼前的眼睛里。不知道是眼睛里的泪水,还是天上的星斗,光和色彩仿佛在这双眼睛主人的身旁流动了起来,从未有过的生动和触手可及。

于是安迷修鬼使神差的就上去接住了他。

接住的一瞬间,人鱼骑士才感到了后悔。孩子感觉到安迷修的存在后,像抓住什么救命稻草似得爆发出巨大的力量,死死的勒住了他的脖子,作为一个水陆两栖动物的安迷修第一次差点窒息。
关于在把这孩子举出水面后自己还没有被掐死,安迷修就很想感谢师傅平时的魔鬼训练了。

还好自己是个骑士,
他这么想着。

要是什么柔弱的人鱼小姐,估计得把命搭进这可怕的挣扎里去。

人类孩子吓得不轻,被举出水后,污物才从喉管里猛烈的呛出来,喷在安迷修脸上。人鱼强忍住发火的欲望,只好给自己的俊脸默个哀。

夜色很浓,一人一鱼这么在船的残肢间拥抱着,像是在做着什么伟大的仪式似的,很寂静,寂静得只能听到浪声和着孩子咳嗽的声音。

安迷修突然就不急了。
驻地没什么人在等他,也没什么人会盼望他回去,那批人鱼骑士不会惦记这位死板而神出鬼没的同伴。

师傅离开过后的安迷修是自由的,想和这个孩子呆多久就多久。

很好奇,有一点惊喜有一点恼怒。

安迷修很想等着,
等着这个人类孩子恢复正常的体温,
恢复正常的视线,
恢复正常的语音功能,
安迷修想等着他开口说话,
等着孩子告诉他那个遥远的世界,
等着再看一遍他眼底的流光溢彩…

但是安迷修没有等到,孩子咳了很久,小小的身体颤抖的不行,最后还是晕了过去。

安迷修犹豫了很久还是慢悠悠的开始拖着这孩子往海岸那边游去。

说起来人鱼史上对人类的记载也不怎么友好,安迷修一定要救这孩子的原因,他自己也想不出来,也许是骑士道的保护弱小,也许是
他舍不得把这样的珍宝拱手让给大海。

安迷修在慢慢靠近海岸。
他很少来过这里,人鱼的禁忌告诉他离人类越近的地方是越危险的。
但是不知道怎么的,听到背上孩子慢慢稳下来的心跳声,他就是感到很安心。
鬼使神差救了这孩子,安迷修连后果都还没来得及考虑,就已经快沉迷于这新奇的生物了。
原来人类的胸口,是热腾腾的。像是被隐藏的小太阳一样。
他突然就很想微笑。

游了一晚上,人鱼的脊背酸得不行,背上的孩子却依然睡得很熟。
他们人类会做梦吗?做的又都是些什么梦啊。
不管怎么说,安迷修从小到大那千篇一律的蔚蓝的梦算是被这个孩子打破了。
这是神的礼物,是神给他多年来衷心修行骑士道的奖励。安迷修这么想着,又换了个姿势把小孩放在怀里。他的背实在是受不了啦。

但是他现在要把这个礼物还回去了。

日出在东方海平面的包裹下蠢蠢欲动,安迷修也终于接近了海岸。

这也是个港口,早起的人们在忙碌的交谈着什么。安迷修小心翼翼的绕过他们。
人类是可怕的,自私残暴的,毫无疑义。
但这个孩子应该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他这么想着。只是对于安迷修来说已经是奇遇般的存在。

他用力举起了双手,把孩子托到礁石上。在早潮的浪花里要保持不晃动很困难,安迷修的手腕一不小心就撞上了那块凸起的石头。
“嘶…”
他突然怀疑人类是比鲨鱼还嗜血的动物了,不出点血味都不算认识了似的。
他想了一下,还是从孩子身上衣服上撕下来一块布条,准备用来包住自己的伤口。
安迷修是有点小私心的,他撕下的布条上绣着好看的花体字,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孩子的名字。

天边的鱼肚白已经冒出来了,孩子的脸在逐渐明亮着,眉头依旧紧皱,应该是做了什么不好的梦。

留个纪念吧,安迷修这么想着,把布条缠上手腕。
也算是对他一晚上腰酸背痛的托运的报偿。

他转身游走,眼底是新生太阳与海湾交相辉映的流光。

之后长长的几年,安迷修都没有再想起那个孩子,他慢慢成长成了那一片海域最优秀的人鱼骑士,他平静的参加了师傅的葬礼,他不再每日浮上海面守望…

直到一个紫色眼睛的海盗,闯入他们的海域,掐住他的脖子,把指甲陷进他的皮肉里,另一只手扯开了缠绕他手腕多年的布条…

“布伦达…你怎么会有这个名字…”

海盗缩小的瞳孔放大了那么一秒。安迷修感到一种特别熟悉的鬼使神差,仿佛有什么流动的光芒从人鱼的深海里浮现。

接着海盗一刀挑烂了那块绣字。

“这个王国里明明只有雷狮。”

扯起的嘴角笑得安迷修不知所措。

tbc

wdm我终于写出了我心爱的海盗雷。
然而马上就要开学了。之后就更新随缘吧嘤嘤嘤。

评论(5)

热度(43)